13个独生子制贩毒获刑 百余家属庭下哭声一片

时间:2010-11-19 | 来源:江西第一网 | 编辑:江西第一网 | 点击:

[导读]:十三郎清一色都是80后。 常州市检察院提供 十三郎犯下江苏最大制贩K粉案,公安部直接挂牌督办 来自南京、丹阳、连云港等地的13名80后,人称十三郎,原本可将青春年华挥洒在正路上,却突然滑落制贩新型毒品的泥淖,最终制造了省内最大的一起制贩氯胺酮(K粉)

  • “十三郎”清一色都是80后。 常州市检察院提供

    十三郎清一色都是80后。 常州市检察院提供

    十三郎犯下江苏最大制贩K粉案,公安部直接挂牌督办

    来自南京、丹阳、连云港等地的13名80后,人称十三郎,原本可将青春年华挥洒在正路上,却突然滑落制贩新型毒品的泥淖,最终制造了省内最大的一起制贩氯胺酮(K粉)大案,涉案毒品达60余公斤。该案由公安部直接挂牌督办。日前,经常州市中级法院作出一审判决,13名年轻人重者被判死缓、无期,最轻的刑期也达8年。令人可悲可叹的是,他们无一不是独生子;当审判长宣读判决结果时,旁听席上13名被告的100多名家属哭声一片

    为还180万赌债他到一制毒窝点实习做K粉

    该案主犯之一耿健是丹阳人,中专毕业,案发时26岁。年纪轻轻的耿健嗜赌如命,这是导致他走上制贩毒品之路的最大诱因。

    2008年春节前,耿健因欠下180万元的赌债,被两名债主关在一间小黑屋内,一天一夜没吃没喝;大年夜又被债主找上门来,挨了一顿拳脚;每天各种催债电话络绎不绝身无分文的耿健做梦都想发一笔横财,冥思苦想中忽然记起某司法警官高等职业学校的同学诸民,听说他贩毒挣了大钱。

    诸民毕业后在工厂干了一年,因工资低辞职后跟父亲做生意,却染上了毒瘾;其父生意被骗损失惨重,断了经济来源的诸民即与他人合伙制贩K粉。经不住耿健的死缠硬磨,诸民当天把他带到南京一个制K粉窝点实习。不久,急于还债的耿健不满足于给诸民打工,想撇开他单干。于是,耿健伙同丹阳无业青年、也是中学同学的吴宪来到常州,租民宅,添设备,购原料,试制K粉,因未从诸民处获得最关键的温度及PH值而屡试屡败。

    急火攻心的耿健从原料供应商处获知大概数据,反复实验,在一个黎明前的黑夜,烧杯里呈现出一粒粒白色晶体K粉终于制作成功。

    制毒贩卖到南京半夜异味暴露制毒作坊

    为了掩盖这见不得人的勾当,防止引起别人注意,耿健居然做到了狡兔六窟,他分别在南京、金坛、丹阳三地租了6处房舍,作为制毒作坊,每个月他都将作坊搬到另一个地方。然而,人算不如天算,狡猾的耿健最后居然栽在废气上。

    2008年9月,耿健又将作坊搬迁到金坛市景阳花园6幢某室。天气还热,部分居民窗户未关,深更半夜,常被一股刺鼻的气味呛醒。居民们奇怪,附近没有化工厂,异味从何而来?就向环保部门打了举报电话。可蹊跷的是,当环保部门白天调查时,异味又消失了。

    金坛警方没放过对异味的追踪,终于在同年10月底,在常州市长兴楼宾馆将就餐的主犯耿健抓获;3天后,另一主犯吴宪投案自首。之后,在耿健的协助下,其他11名犯罪嫌疑人相继落网,警方同时缴获成品、未成品K粉达10余公斤,我省最大一起制造、贩卖氯胺酮毒品案告破,其数量之大为全国罕见。

    经查,耿健、吴宪纠集丹阳及连云港无业青年虞敏、丁晓俊、方良、季俊等人,制造K粉共计60余公斤。耿健还根据诸民遗留的通讯录,按图索骥找到南京无业青年毒贩王青、沈苏、金强等人,以每公斤15000元左右卖给他们,最终形成一个涉案近30人的特大制贩毒品团伙。

    去年9月15日,常州市检察院以涉嫌制造、贩卖毒品罪向常州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。耿健、吴宪、诸民三名主犯虽被认定制贩毒品数额巨大,依法应判处死刑,但考虑到他们均有重大立功表现,认罪悔罪态度较好,分别依法判处死刑,缓期两年执行。

    解密十三郎

    都是80后独生子不肯读书只知混世

    耿健、吴宪、诸民的制贩K粉团伙主要由13人组成,被称作十三郎。哥们儿义气、两肋插刀,是十三郎典型作派,但他们对他人冷若冰霜,只有提及父母时才流露出人性中的善,好几个忍不住流泪。

    十三郎是清一色的80后,全是家中独子。他们无一不知晓制贩K粉是违法犯罪行为,被判死缓的主犯耿健、诸民均毕业于某司法警官高等职业学校,刑法是必修课,可谓知法犯法。耿健知道搞冰毒判得重,搞K粉要轻些,决定搞K粉。诸民清楚制贩毒品的法律后果,所以与耿健分手后没再涉足毒品,正准备与女友结婚过安宁日子,万没想到金盆洗手半年了,还是东窗事发。他们彼此均为同学朋友,在被审查中多有好汉做事好汉当的架势。吴宪因参与制贩K粉50公斤而名列耿健之后,成为第二被告人。他坦言,当初跟耿健冒险一场不是为钱,知道K粉是毒品,但哥们儿有难不好推辞。他为哥们儿义气参与了犯罪,获利仅1万,付出的代价却是被判处死缓。

    十三郎都认为自己不是读书的料,在校时成绩都为下游,很难找到理想的工作,只能做一些收入较低的行当,却心又不甘,当过工人、保安、网管,做过生意,都干不长久,缺失社会认同感。家庭疏于管教。十三郎的父母大多为普通市民,家境一般,或下岗退休或贫病而自顾不暇,对儿子的工作前途无能为力,任其自然,儿子想什么干什么一概不知,直到儿子被戴上手铐那一刻才如梦初醒。耿健是在其父酒店里染上赌瘾而欠下巨额赌债,制K期间,他身上始终带着难闻的化学味,一直没引起父母重视,儿子犯下弥天大罪还蒙在鼓里


    分享:分享到百度i贴吧